程德全生平都有什么样的 原清朝奉天巡抚、江苏巡抚程德全简介

2018-10-18 06:07:04 来源:网络 浏览: 评论: [小 中 大]**

程德全,字纯如,号雪楼、本良,重庆市云阳县人,本籍江苏省苏州府吴县8_8_8_8_4_4_0_0_c_o_m。曾担任清朝奉天巡抚、江苏巡抚,辛亥革命中“反正”加入革命军,任江苏都督、南京临时政府内务总长等职务,后退出政坛隐居上海。晚清末年,既得利益集团不愿革新变法,以虚假维新应付下层人民,以致乱局已定、不可挽回。程德全明白清王朝已无可救药,国家前途只有另谋生路。于是,他开始改变施政方针,不再以挽救清王朝为目标,而是以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地方经济和人民安定的生活为目标,摒弃了传统的“忠君爱国”的观念,最终成为第一个反正的前清大吏。

程德全,字纯如,号雪楼、本良,四川云阳人。清代廪贡生出身,光绪十六年入国子监肄业。曾经任过署理黑龙江将军、营务处总理、奉天巡抚等职。光绪二十四年赴黑龙江入副都统寿山幕。光绪二十六年沙俄入侵东北,受命赴前敌督队,积极筹战。光绪二十七年,擢升直隶州知州;光绪二十九年,擢升道员,又赏加副都统衔,署理齐齐哈尔副都统。光绪三十一年,擢升黑龙江将军。宣统二年调任江苏巡抚,参与预备立宪活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电请清廷改组内阁,宣布宪法,以抵制革命。1911年11月4日,上海独立,苏州士绅要求程德全谋求自保,避免战争,得到程德全的同意。11月5日,上海民军与驻在枫桥的新军一起入城,宣布苏州独立,推程德全为苏军都督,程成了第一位反正参加革命的清朝封疆大吏;12月2日,革命军克服南京;3日,程被革命党人推为江苏都督。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程被孙中山任命为内务部总长,曾经与章太炎等先后组织中华民国联合会、统一党、共和党等。袁世凯任总统后,被任命为江苏都督。程力主恢复秩序。1913年,宋教仁被刺后,曾亲赴上海处理“宋案”并公布内幕。他反对二次革命,主张与革命党人调和,后辞职退出政界隐居上海,闭门诵经。1926年受戒于常州天宁寺,法名寂照。其遗着有《程中丞奏稿》《抚吴文牍》等书。今苏州城外寒山寺,有“古寒山寺”四个大字为其墨迹。

父亲程大观是个秀才,以教书为生,程德全随父亲读书,因家贫,稍长即协助教读,长年在外。程氏原是个四世同堂的大族,1875年川东发生大饥荒,无法共求生存。同居共财的义门,是中国古典式的社会主义生活。在灾荒来临时,无法维持下去了,只得析产分居,各自谋生。当时,他正在夔州应郡试,回到刚搬进去的家里,除了瓦盆竹筷,存粮数合,一无所有。母亲多病,弟妹年幼,程德全即于1878年完婚,由能干的新媳妇操持家务,自己仍因贫无以自给,只好继续出外教书。不久,家里所租房被收回,无处可去。新媳妇观察地形,发现在山崖下筑棚也可以遮蔽风雨。一年大水暴发,冲毁窝棚,幸妻子机警,招呼家人得以逃脱。

母亲去世后,弟妹也已成长成人,减轻了家庭的负担。1890年,程德全把家事托给夫人,出川游历,希望摆脱贫困的生活。他是廪贡生出生,至京师入国子监学习。然而,他贫困依旧,常常受饥受寒,甚至因饥饿无法出门。他在京学习时,看到东北时局的危机,精心研究起东北问题,这给了他改变命运的机会。

东北在京旗人寿山,得知程德全熟悉东北问题,相识后很赏识程的才华。当然,程的才华和学识,并非仅在东北问题上,这只是一个机遇而已。1891年,程德全经寿山推荐,到东北做幕僚,生计问题才得到解决。1895年程德全经历了中日战争后被保举为安徽省候补知县。1896年起,他才得以把妻子儿女接到身边生活。1899年底,程又担任黑龙江副都统寿山的幕僚。1900年2月,寿山赴齐齐哈尔任署理黑龙江将军,程随行,任黑龙江银元局总董,兼办将军文案。

这样一个默默无闻、书呆子出身的小官僚,能做出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以性命相搏,与俄军周旋

时局的剧变,把程德全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1899年义和团运动发生,1900年列强以义和团运动为口实,组织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俄国更抱有侵吞中国东北的野心,不仅参加联军行动,还在东北大举出兵。沙皇于6月下旬开始对俄国军队进行战争动员。7月21日,俄军在海兰泡灭绝人性地对长期居住在那里的中国公民进行大屠杀。同时,俄军侵入江东六十四屯,屠杀中国人民。在中俄边境地区制造了两起惨案8.8.8.8.4.4.0.0.c.o.m。8月5日俄军占领瑷珲,全面向东北进攻。中国军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后,连连败退。俄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惨无人道。

战争爆发后,程德全由黑龙江将军寿山任为行营营务处总理,前往前线监军。行次博尔多,正值谟讷尔河河水暴涨,数万难民哭号争渡。摩尔根也已失守,而站上兵不满千,萎靡不可整顿,已无法组织抵抗。为此,程函致寿山,主张向俄军请和。8月19日寿山接到清廷议和的命令,当即指派程德全与俄军议和。22日,程德全三次赴俄营求和,企图阻止俄军前进,均遭拒绝。由于程德全以死相求,拔刀自刎,俄军官急掣程腕制止:“何至于是。”俄军于是同意不攻省城,不杀无辜,不掠财产。程德全即回齐齐哈尔,撤出军队及军火粮饷,准备和平让城。24日,俄军渡过谟讷尔河,28日进抵齐齐哈尔郊外,为俄军作翻译的姜某秘密谎报俄军说:“省城有伏,议和乃诱使近城也。”俄军拟即发炮攻城。程急忙出城与俄军相见,以身挡炮口,恳求俄军停止进攻,俄军遂停止炮击。自此他坚持留在俄军中,作为人质以释敌疑。29日,俄军大驱入城,进占齐齐哈尔,黑龙江将军寿山自杀。俄军将领连年刚博夫入齐齐哈尔,大肆掳掠。

同时,俄军欲强立程德全为黑龙江将军,作俄军傀儡。程以违背国家体制,未得任命,坚决拒绝,并投江自尽以明志,为俄军救起。为此,程德全致书俄国沙皇,要求俄国撤军:“应由大皇帝撤回兵队,以靖地方而振商务。日昨带兵官奉到伯利总督来电称奉大皇帝谕旨,欲以德全担任将军职务。闻之怵惶万状。德全以羁旅之人,寄居江省,值此变乱,初意本以保全生灵为主,今荷大皇帝笃重邦交,省城得以安然无恙,德全受赐已多,今乃以将军殉难,主任无人,欲德全便宜行事,无论德全未奉我敝国大皇帝谕旨,固不敢擅专,而自思失律之臣,偷生人世,已属厚颜,有何面目冒居将军之任?反复思维,万无生理,是以投江自尽,而带兵官复设法将德全救活,并派人多方劝解,妥为照料,务使德全不再寻短见而后已。但此刻敝国大皇帝消息不知,德全椎心泣血,忧惧昏迷,苟延残喘,何能办理地方政务?维念黑龙江全省尚未大定,呼兰、巴彦苏、北林子尚有兵队。贵国必须力保和平,免致开仗,再伤生灵。其关于地方官一切应办之事,仍祈责成各该员与带兵官妥为办理。则将来大皇帝与敝国之交谊,可永保亲睦于万世也。如蒙依允,尚有要求数事,条具于左,事关两国邦交,德全敢为大清国数百万生民九顿首以请:‘一、求不伤害生灵;一、求不夺人财产;一、求毋奸淫妇女;一、求中国人民照旧优待;一、求毋更张大清国政令;一、官员人民有愿迁徙者发给护照;一、求发给各城各站人民执照,饬速归业;一、求前往呼兰等处收抚,不必多带人马,免民间惊恐;一、并求先发告示,大张晓谕,俾众周知。’”

不久,程德全被俄军挟往赤塔,途经呼伦布雨尔,因天寒患病,由俄国红十字会治疗后释回,于11月7日返抵齐齐哈尔。但从此身罹风寒之病。

程德全1900年与俄军周旋的行动,在朝野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东北士民曾希望以权宜之计推程出任黑龙江将军。但程德全只是一个小官儿,资历很浅。更何况按照清制,东北维持传统的旗制,用旗人,不用汉人,以维护清王朝的发祥之地和有战斗力的兵源。万无一跃而任为将军之理。东北士民的推举没有被清廷接受。不过,后来的黑龙江将军、吉林将军也一再要求清廷重用程德全。1901年2月,程德全被清廷擢升以直隶知州用,赏戴花翎加三品衔。1902年9月,吉林将军长顺委程任三姓办理善后交涉兼办筹饷缉捕事务。

慈禧对程德全的破格提拔

1903年冬,沙俄拖延在东北撤军,日俄战争正在酝酿中。清廷急需能员赴东北。但这时清廷在东北传统的统治基础已经瓦解,危机来临,乏人可用,不得不有所改变。1903年12月28日慈禧在京召见程德全,垂询黑龙江事务,程的回答让慈禧很满意,被擢升为道员,翌日又加副都统衔、署理齐齐哈尔副都统。副都统是带兵官,对程德全的任命,既是越级提拔,又打破了东北不用汉人的惯例。据说,慈禧在任命之前,招待外宾,俄公使夫人在慈禧面前也盛赞程德全,促成了慈禧对程的破格提拔。

1905年5月15日,清廷任命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将军,全权处理全省军政事务。1907年初,清廷将东北改为行省,以袁世凯官僚集团的徐世昌为总督,程于5月7日仅被任为署理黑龙江巡抚,职权削弱,显然是受到袁世凯官僚集团的排挤。为此,程被迫一再称病奏请开缺。1908年3月,徐世昌即以程“腿疾未愈”,建议军机处“赏假数月,回籍就医”。是月19日,清廷即将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巡抚一职开缺历_史_网

晚清民初,国家走向大乱之世,程德全施政“以保全生灵为主”,可说是他的核心。为人也豁达大度,乐善好施。他的原配夫人秦氏,与他一起颠沛流离,不幸于1903年去世。当时,他的经济地位虽然改善了,但仍常常负债。程德全受袁世凯集团排挤去官后,就回家省亲。儿子发达后光宗耀祖,程大观十分高兴。他鉴于过去长年穷困生活,推己及人,嘱咐儿子筹集多年积蓄下来的养廉银一万两,购买田地,准备用这些田地上的收入,来周济同族中贫苦无告的人。他要让程氏族中的人没有一人挨冻受饿。这是宋代名贤范仲淹创设的社会救助系统,为历代贤者所仿效,有的家族中的有心人家,甚至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创设起这套救助系统。正值筹备之际,朝廷重新起用程德全,召其进京。程德全匆匆自家起程,父子俩来不及商量有关办法。于是,在清明春祭的时候,程大观把全族的人都召集一起,将银子分赠给族里贫困的人,让他们拿了钱自己去力图生计,并且对于鳏寡废疾的人,也根据不同情况,给予救济。这一万两银子就一下子分完了。程氏的这一豪举,轰动了乡里。

程德全自秦夫人去世后,续娶刘氏夫人。刘夫人看到程德全性格豪放,手头宽松,不是长久之计,但屡劝无效,就悄悄地积蓄起一笔钱来,为程德全的晚年生活,避免陷入贫困,留下了后路。

1908年11月,光绪、慈禧相继去世,政局大变。1909年初,摄政王载沣将徐世昌内调,任锡良为东三省总督,程德全也重新被起用,于5月23日任署理奉天巡抚,旋实授。但奉抚一职与总督同城,属政制改革精简机构的范围,遂于1910年4月28日裁撤,程被调任江苏巡抚。这时辛亥风云降临,危机严重,此时此地此职,斯人又有了令人眼晴一亮的表现。

程德全到任后,在致中枢人士的信中表示说:“士绅学问向占优胜地位,近来东西文明输入,而知识亦愈日新,加以张殿撰謇诸人为之导师,力加提倡,将来吾全国之教育模范,殆将取法于兹。”他在江苏非常尊重张謇的意见,与当地士绅也关系良好,在危机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也坚强表示:“德全办事,向不畏难,只有深自刻励,务以静专之主义,为治己之方;以立定脚跟,相机因应,为治人之策,如是而已。”

当时,江苏地区的立宪运动开展得十分热闹,张謇是运动的领袖。程德全全力支持张謇召开国会、建设责任内阁的主张。他和督抚们也有广泛的联络,希望挽救清廷的统治危机。1910年10月25日,程德全列名东三省总督锡良领衔的主张内阁、国会同时设立的奏折。迫于各方面的要求,清廷于11月4日宣布宣统五年开设国会。但程德全并没有因此对时局表示乐观,他继续要求清廷“赶速简派内阁总理”。他在给湖广总督瑞赝的电报中坦率表露说:“目前内外人材不过如此,筹备清单改亦无效,不改亦无效;筹备事项缓亦无效,急亦无效,是可断言者也。政党不立,徒法不行,故今日除催设内阁外,竟无第二语可说。催设内阁,非谓天下从此治也,但设一总理,以供人民推翻之资料而已。”体现出强烈的危机意识。他充分意识到清廷的腐败。

程德全在政界资历很浅,实力不雄。而张謇在地方上声誉很盛,实力雄厚,但两江总督张人骏不支持立宪运动,与张謇政见不合。程德全和张謇两人原本不认识,没有私交。1911年政治危机加剧的时候,两人开始互相取暖,合作应对时局。1911年2月18日,张謇到苏州会晤了程德全,从此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江苏官绅,形成了一个应对危机的政治集团,程德全成了这一集团在政治上的操盘手。

武昌起义爆发后,程德全打破了一段时间的沉默,连续上奏清廷,要求采取强有力的改革措施,以争取人心,挽救危机。他在1911年10月13日致内阁电中指出,革命党人勇敢举义,“内由于政治改革之观念,外由于世界潮流之激刺”,“此非朝廷果有尝胆卧薪之意,草泽恐有前仆后继之虞”。程德全虽然仍然是为了“消弭革命”,但已经扬弃了“忠君爱国”的观念,为后来的反正奠定了思想基础。

武昌起义爆发时,张謇正好从北京南归,到武昌乘轮船回江苏,在轮船上目睹了武昌起义的景象。他到达南京后,即去会见两江总督张人骏,要求张出兵援鄂,并速定宪法。张人骏断然拒绝了张謇的要求,使张謇深感危机的严重性,不能不另谋他策。

程德全获悉张謇回到南京后,即电邀张前往苏州,共谋应对时局的方策。1911年10月16日,张謇赶到苏州,程德全非常赞成张謇的政治主张,嘱咐张为自己起草奏稿,张即带了两个年轻人雷奋、杨廷栋连夜起草,到12时脱稿。这份奏稿措辞一反常态,十分激越,强烈要求说:“拟请宸衷独断,上绍祖宗之成法,旁师列国之良规,先颁明诏,宣布德音,解免亲贵内阁,钦简贤能,另行组织,代君上确负责任,庶永保皇族之尊严,不至当政锋之冲突;并请下诏罪己,其酿乱首祸之人,亦即降旨予以处分,以谢天下。然后定期告庙誓民,提前宣布宪法,与天下更始8_8_8_8_4_4_0_0_c_o_m。”由于得不到各省督抚的响应,迟至10月22日才电致内阁入奏,已经不可能发挥作用。这是程德全、张謇对清廷的最后忠告。

推荐阅读:升允生平是什么样子的 江西巡抚升允简介

1915年,杨廷栋从箱子里翻出了这份草稿,请吴湖帆绘画装裱,张一鹏题名为《秋夜草疏图》。1916年3月,杨廷栋向程德全出示了这幅《秋夜草疏图》,程写了自跋:“辛亥八月后,吾苦苦劝谏,奚止此一疏?乃反复敷陈,卒不见听。国体改革以还,日相寻于哄争猜忌之域,吾时于两方谆切劝解,亦均不见听。岂天之不悔祸,抑我之诚不足以感人也?驯至今日,纲纪凌夷,道德灭绝,人民困于水深火热,几不可一朝居。呜呼,既无以对故君,复无以对国人。罪深孽重,夫复何言?丙辰三月杨君以此卷见示,勉书数语以归之。素园居士。”他仍是以生灵为念。

他们是在对清廷尽心而已,已经明白清王朝已无可救药,国家前途只有另谋生路了。程德全和张謇的合作,为他们走向与革命党合作,在江苏开辟一个新局面,奠定了基础。

于是,程德全开始改变施政方针,不再以从事变革,挽救清王朝为目标,而是以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地方经济和人民安定的生活为目标。他先通电江苏各属令赶办团防,以固结民气,保卫治安,“振尚武之精神,弭无穷之隐患”,维持公共治安。上海民军起义之际,他答复上海道刘燕翼的告急电说:“目前以保全中外商民产业为第一要义,即速邀集地方绅商会商各国领事,设法维持,无任糜烂。此间无军队可派,候督院示复遵照。”这是上海光复的一天了。

上海起义发动后,苏属士绅已屡次协议,决定宣布独立,正在推举代表,进谒抚院。1911年11月3日夜,有民军五十余人由沪专车赴苏,先赴枫桥新军标营,宣告一切,共表同情。民军进城之后,径往抚院请见,共相推戴程德全反正。程德全宣言:“当此无可如何之际,此举未始不赞成,务必秋毫无犯,勿扰百姓。”于是民军将江苏都督印呈进,程至此不得已而受之。程德全既宣布独立,作为第一个反正的前清大吏,也引起一部分革命党人的不信任,流言盛行,局势动荡。于是,程德全镇静如常,果断地采取了两个措施:一面理去自己的辫发为人民倡,也表示自己的革命决心;一面收集院司各种印信,销毁于都督府大堂,与旧体制割断联系。万人共见,各种谣言于是杜绝。

苏州独立后,以张謇为民政长,张謇一系的立宪派后起之秀,杨廷栋、黄炎培等都参加了都督府的工作。1911年11月9日张謇到达上海,热衷于组织临时议会。程德全也参与了新国家的体制建设工作,11月11日,程德全会同浙江都督汤寿潜致电沪军都督陈其美:“吾国上海一埠,为中外耳目所寄,又为交通便利、不受兵祸之地,急宜仿照美国第一次会议方法,于上海设立临时会议总机关,磋商对内对外妥善方法,以期保疆土之统一,复人道之和平,务请各省举派代表迅即莅沪。”11月13、14日,连续两天会议,通过陈其美召集了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

同时,张謇也在努力争取袁世凯反正。张起草了《拟会程德全属杨廷栋进说袁世凯》,劝袁反正:“其必趋于共和者,盖势使然矣。分崩离析之余,必求统一维持之法。謇最近一电,不独审势而云尔,实舆论之大同。虽贲育之勇,不能收已发之弩;孔孟之圣,不能回东逝之波。以公之明,讵不察及,愿公以犬马土芥之喻,与水土社稷之训,参互观之也。孟子不王周,故崇伊尹为圣;船山内中国,故斥余阙非忠。抑愿公之证其通矣。至于华盛顿传,则世多能道之,亦公所谂,不以烦听。”

程德全以前清大吏反正,处嫌疑之地,在控制政局上处境困难。1911年11月11日,他向张謇求援说:“弟勉力支撑,现已告竭;公迟迟其行,如有破裂,不敢任咎。祈速命驾前来,即日交代,得公镇抚,不唯各方面疑团解决,且须速商各都督推举临时大统领,方于时局有裨。弟忍死以待,迟恐无及,不忍多言。”但张謇不愿当政界要冲,仅将前清谘议局改组为民国省议会。为了缓解革命阵营内部的矛盾,11月14日,程又致电各省都督:“大局粗定,军政民政亟须统一,拟联东南各军政府公电恳请孙中山迅速回国,组织临时政府,以一事权。”这是与革命党人的推诚合作。同时,张謇一系全力推动程德全统一江苏,唐文治领衔上书陈其美说:“文治等又有言者:‘值兹大局尚未全定,军事计划自必特别注重,因以上海为重镇。若夫其他行政事宜,尽可统全省为一致。今苏垣恢复后,各军队及各属士民公推程都督主持一切,诚足以副全省之望。文治等深知程都督热心国事,锐意改革,旧日各督抚无可与之并立者。上海亦苏省之一部分,若行政亦经分立,殊与全省统一有碍,拟请从长计议历~史~网。’”陈其美复函表示:“苏省敉平后,民政各事,自以由程都督统辖为宜。惟应今日之情势,驻沪各军,不能不有所统摄,故敝处专注重于进取事宜。”陈的承诺,稳定了程的地位。

1911年11月21日,张謇到苏州主持了省议会开幕式,程德全即请张謇代理都督,自己则于22日抱病前往高资(位于江苏镇江市丹徒区,建制于宋代,系江南名镇)前线视师,发表誓师词,并抵达前沿劳军。当时,上海起义成功后,苏浙各地相继响应,组成苏浙联军,进攻负隅顽抗的南京清军。张謇希望程德全在前线立功,出任苏宁统一的江苏都督。但程自己的军事力量薄弱,还没有力量驾驭革命多年、派系分立的联军将领。1911年12月2日,联军攻克南京,镇军将领林述庆自称都督,与联军总司令徐绍桢发生冲突。当时程德全正到达上海与各方商量政局,各方达成一致,公推程德全为江苏都督,请林述庆进兵临淮,以解决南京方面的纷争。12月5日晚上,程德全由沪赴宁,出任江苏都督。程德全在反正后的一系列政治措施,深得革命党人的信任,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难以履行政权,只得称病退出

程德全既得到同盟会领袖的支持,遂于12月5日晚从上海前往南京。宋教仁也到南京协同调和诸军,说服林述庆将行政权力移交给程德全。翌日,程通电就任江苏都督,并着手组织都督府,以宋教仁为政务厅长。但不久宋教仁即回上海处理革命阵营选举大元帅一职的纠纷,而南京军队纷扰,饷源缺乏,林迟迟不能出师,继续控制南京地方权力,程德全难以履行江苏都督的职权。至12月9日,程也不得不离宁赴沪。

为了整理革命后的南京秩序,12月15日夜,程德全再次偕同汤寿潜、陈其美赴宁,力图整顿南京秩序,调和诸军,组织政府。张謇也于17日到达南京,目睹“客军纷扰,居民大恐”的局面,束手无策。程德全无法维持南京秩序,于18日愤愤离宁,重回上海,称病不出。革命方面一时缺乏权威,无法整理南京秩序。程德全在张謇的支持下统一江苏行政的计划一时受挫,但这一政治集团也在革命后的江苏地区显示出了相当的力量。

1912年1月1日,江苏省议会推庄蕴宽代理都督,接替程德全。1月3日,孙中山在南京组织临时政府,任命程德全为内务总长。程遂卸江苏都督职务。当时,南京临时政府任命了一批同盟会员次长,掌握实际权力,被讥称为次长内阁。程作为非同盟会总长,并未到南京就任。

当然,程德全并没有停止政治活动。他在前清时,就认识到国家立宪就需要组织政党。而这时光复会会长章太炎和孙中山有分歧,也在组织政党。于是,两人合作,于1月3日宣布成立中华民国联合会。

但很快,程德全就体察到中国政界的落后与幼稚无知,无法履行政党政治的职责。他劝章太炎遇事平心,勿逞小忿,但章胸襟狭小,绝不见听,两人无法合作,程即退出了由联合会改组演变而来的共和党,与副总统、湖北都督黎元洪组设政见商榷会,但也没有成功。后来,程德全在给黄兴的一封长电中说:“近日实无所谓政党,不过一二沽名之士以党名为符号,而一般无意识之人从而附和,自命政党,居之不疑,叩以政见,毫无所有。德全前之脱除共和党籍实由于此,后之组设政见商榷会亦由于此。”后来张国淦正在组织民主党,程告诫说:“智识幼稚,如吾国是,则党派实不应发生太早,由此点思之,吾国至少非有五年或十年之预备,不可言党也。”

这是对国情的清醒认识。当代知识分子观察、评论这段历史,应该好好体察当时人的真实体会,而不要单纯地从事理论逻辑推理。

1912年4月1日,孙中山解除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职务,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任命唐绍仪为国务总理,经在南京的临时参议院通过,接收了南京政府,迁往北京。程德全当时没有职务在身,准备前往国外游历考察。但时局还不允许他赋闲。由于代理江苏都督庄蕴宽能力薄弱,无法控制复杂的政局,各界迫切希望程德全复出。4月13日,袁世凯任命程德全为江苏都督,移驻南京。程德全在张謇的支持下,完成了江苏的统一。但江苏地区也是革命力量雄厚的地区,程德全作为中间派的政治领袖,以雄浑的魄力、灵敏的手段、公正的宅心,努力维持政局和社会的稳定,赢得了社会的称颂。同时,他在全国的纷扰中努力调和南北矛盾,是中间派的重镇。

由于袁世凯蓄意武力统一中国,南北终于决裂,爆发了二次革命战争。袁世凯派遣北洋军队和张勋所部南下。程德全已经无能为力,被迫下野,脱离了政坛,闭门颂佛。

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如若扒扒这位江苏巡抚的“黑历史”,会发现称其为英雄一点不为过,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我们学习辛亥革命历史时,曾看过这样一段话:“程德全用竹竿捅掉衙门上几片瓦,以示‘革命必有破坏’,从大清巡抚摇身一变成了民国都督”。历史书上的程德全,就是窃取辛亥革命果实的一幅形象。但是,真实的程德全却并非如此。他单骑闯俄营,拒绝当汉奸,以肉身挡重炮,是个血性十足的铁汉子。而这些,历史书上都没有说过!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清朝的官员,叫程德全,这个名字您可能不太熟悉,但是要讲起他的故事,您肯定会对他肃然起敬。

晚清的一位江苏巡抚,为显示“革命必有破坏”,让人拿着竹竿,捅掉了巡抚衙门屋顶上的三片瓦片,这位清朝的逆臣由此就华丽丽地转身成为民国的开国元勋。鲁迅先生戏谑的笔触让这位巡抚披上了一丝
“小丑”的色彩,在鲁迅看来,他的革命只用竹竿“温柔”地“挑了几片瓦”,不够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金沙4166官网登录 1

金沙4166官网登录 2

现在看来,鲁迅先生的观点有一定的时代局限性,在巡抚衙门挑去几片瓦以示革命,保护了文物不说,还使多少百姓免于涂炭?如若扒扒这位江苏巡抚的“黑历史”,就会发现称其为英雄一点也不为过,这位江苏巡抚名叫程德全。

程德全是四川人,由于家里一贫如洗,遂出川谋求生路。在京城学习时,他看到东北的危局,便潜心研究东北问题,从此改变命运。清朝名将寿山闻知程德全熟悉东北问题,又颇具才华,将其纳入自己麾下。一个默默无闻的书呆子,从此走上飞黄腾达之路。

程德全是四川云阳人,1900年被任命为黑龙江营务处总理。当时,正值八国联军入侵,俄国借机出兵侵占东北,程德全被清廷任命为全权代表,与俄国谈判。

金沙4166官网登录 3

金沙4166官网登录 4

金沙4166官网登录,俄国对腐败的清廷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为了给程德全一个下马威,他们开动火车,公然驶向中国境内。

1860年,正是大清朝内忧外患,咸丰皇帝焦头烂额疲于应付之际,程德全出生在四川云阳,父亲是个穷秀才。18岁那年,程德全完婚后,外出教书赚点生活费。几年后,母亲去世,弟妹也稍长,为了摆脱穷困的生活,程德全把家托付给妻子,一个人外出寻找机会。他一路北上,来到北京寄住在四川会馆,入国子监学习,打算走科举之路,先考个举人,再取个进士……

1900年,沙俄企图吞并东北,制造“海兰泡惨案”、“江东六十四屯惨案”,并派兵全面进攻。清廷却命令寿山与俄军议和,担任谈判使者的就是程德全。他三次单枪骑俄营,试图阻止俄军进攻,但均遭俄国拒绝。没办法的程德全只好拔刀自刎,用性命相求。俄国军官慌忙拦住他,同意不攻打齐齐哈尔,不滥杀无辜,不掠夺财产。

这时,程德全大怒,直接躺在了铁轨上,阻止俄国人的火车前进。俄国人也不甘示弱,开足马力向程德全冲过来,企图将他吓走。但程德全毫无惧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俄国人终于服软了,在他身前两米处停住了车。

理想很美好,却没想到,连续两次乡试,程德全都名落孙山,本来就穷困潦倒又老是落第,免不了受人嘲讽。不过,如此困窘的程德全,一直抱着读书不宜死读,应经世致用的想法,敏感地注意到了当时东北的紧张态势。备考之余,他格外关注、研究起东北问题。

金沙4166官网登录 5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俄国代表见识到了程德全的厉害,开始坐下来跟他谈判,在程德全的力争下,最后俄国人同意入城后不杀百姓,不掠财产。程德全立即回到齐齐哈尔,撤出兵力,准备让城。

一个偶然的机会,程德全结识了一位旗人,两人相谈甚欢。这位旗人惊奇地发现,眼前的这个落榜生,没有出过关却对东北问题了如指掌,而且有独到的看法,不禁暗自欣赏,随后将程德全推荐给黑龙江副都统作幕僚。原来,这位旗人不是别人,正是寿山将军。

程德全回到齐齐哈尔之后,立即撤出军队,准备和平交接,让城内百姓免遭屠城。然而,汉奸却谎报军情,说程德全“议和有诈,城内有伏兵”,俄军当即准备炮轰齐齐哈尔。程德全听到消息后,立刻“以身挡炮”,并将自己留在俄军之中作为人质,消除俄军疑虑。

金沙4166官网登录 6

程德全总算找到了工作。在东北做幕僚表现出色,生活也稍有改观。1899年,寿山担任黑龙江副都统,特意请程德全来当幕僚。1900年,寿山升任黑龙江将军,程德全也被委以重任,任黑龙江银元局总董兼将军文案。刚正经八百地当上官,过上几天安稳日子,程德全就被时代的浪潮裹挟着,站到了风口浪尖。

金沙4166官网登录 7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了一个岔子,俄军翻译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清朝军队正在筹备秘密抵抗,而且准备充足。这下子,惹恼了俄军,于是,他们调来大炮,准备轰炸齐齐哈尔城。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1900年对于中国来说,无疑是多事之秋。山东爆发的义和团运动还没镇压下去,外面列强又以义和团为口实,组织八国联军侵入中国。一直在北边对中国虎视眈眈的俄国,这下子像打了鸡血般躁动起来,一边积极参加联军行动,一边磨刀霍霍向东北大举进兵,对居住在海兰泡与江东六十四屯的中国居民进行了血腥的大屠杀。俄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

齐齐哈尔被占领之后,寿山自杀。俄军想让程德全取代寿山的位置,成为俄国傀儡。但程德全誓死不当汉奸,跳江自尽以明志,被俄军救起后挟往赤塔,从此落下一身风寒病。

程德全知道后,立即带人跑到城外,极力解释这是谣言,表示清朝军队已完全撤走。可俄国人不信,依然准备轰城。

金沙4166官网登录 8

晚清末年,程德全被破格提拔为黑龙江巡抚,可以说是光宗耀祖。他的父亲程大观是个秀才,回想起自家以前过的穷苦生活,不由得推己及人,嘱咐儿子要多帮帮百姓。被袁世凯排挤出官场的程德全回到老家,拿出自己的一万两养廉银,准备购置田地分给百姓,但还没来得及实施,朝廷就将他召回。临走之前,程德全将族人召集在一起,根据不同的情况分别予以救济,1万两白银散得一干二净。

这时,程德全急了,一下子扑到了炮筒上,用胸膛抵住炮筒。俄军指挥官大喊:再不让开,你就将粉身碎骨!程德全大声回答说:“比起一城老百姓的性命,我一个人死又有何妨!”

面对残暴的俄军,寿山率军顽强抵抗,无奈敌强我弱,节节败退之后,退守在齐齐哈尔城内。身在前线的程德全看到将士死伤严重,已经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为避免更多的伤亡,向寿山建议请和。恰巧此时,卷着铺盖逃了一圈的慈禧重回北京,决定向八国联军议和,诏令寿山与沙俄议和。于是,议和一事,落在了程德全的肩上。

金沙4166官网登录 9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俄军指挥官被程德全的大义凛然所折服,在程德全的再三恳求和解释下,俄军决定不再炮击齐齐哈尔,但却将程德全扣为了人质。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这一天,程德全只身前往俄营,提出让俄军承诺不攻城、不杀无辜、不掠财物,以保一方百姓,狡诈的沙俄无论如何都不同意,议和陷入僵局。当程德全第三次进入俄营时,拔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以死相逼,要俄军同意以上几项事项。俄军迫于程德全的气势,终于同意。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辛亥革命时,程德全作为朝廷重官,明白大清王朝已经无可救药,开始与革命党合作。他的目标不是挽救清王朝,而是稳定地方秩序,保护人民生活安定。在革命军起义中,程德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被公推为江苏都督,后来被孙中山任命为内务总长。作为中间派,他始终努力调和南北矛盾,是中间派的重镇。所以,这些职务都是程德全应得的,并非“捅下几块瓦”就能换来的。

金沙4166官网登录那位晚清铁汉令人敬佩,如若有十一个,金朝就不会亡 -程德全。后来,程德全被俄军掳到了赤塔,但因为程德全身患重病,又被俄军送回了国内。

俄军来到齐齐哈尔城下时意欲炮攻,程德全见状,挺身而出用身体挡住炮口,恳求俄军停止攻城,并甘愿留在俄军充当人质,以确保俄军和平入城而不伤及百姓。可是及至进入齐齐哈尔,俄军还是背信弃义,在城中大肆掳掠。寿山将军悲愤不已,将后事托付给程德全后自尽而亡。

金沙4166官网登录 10

程德全回国后,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万人空巷迎接这位大英雄,他也因为自己的英勇壮举,得到了清廷的重用,官居一品。

为了达到长久控制东北的目的,俄军想让程德全出任黑龙江将军。然而程德全十分清楚,这可不是沙俄的“好意“,如果点头同意,自己就成了他们操纵的傀儡,国土和百姓就成了别人的掌中之物。他以违背国家体制为由严辞拒绝,为了让沙俄死心,命都不要了,纵身一跃投江自尽。被救起后,程德全抱着最后的希望给沙皇写了一封信,要求俄军撤军,信中还列出不伤害生灵、不夺人财产等九项恳求。

程德全:内务总长委任状

金沙4166官网登录 11

沙俄对这个软硬不吃的程德全没有一点办法,便将他挟持回沙俄,以图再作打算。谁知半路上,程德全经不住严寒病倒了,被无可奈何的沙俄释放,这才得以脱离虎口,回到齐齐哈尔。以一人之躯同俄军周旋,却保住百万公里国土,程德全赢得朝野一致赞誉。

二次革命爆发后,南北最终决裂,程德全面对时局已经无能无力,只好退出政坛,从此闭门诵佛不问时事。

辛亥革命爆发时,程德全正担任江苏巡抚,一开始,他还极力劝说清廷顺应民意,早日立宪,保大清延命,可是,清廷还是顽固不化,程德全只好转变了态度,由敦促清廷立宪,转到了保民生、保稳定上,在革命军和清军之间不停地游说,力图保护江苏不被战火袭扰。

1903年,慈禧召见程德全,对他的工作很满意,破格提拔其为黑龙江副都统——八旗的高级军职授予了一个文官。随后又在1905年,任命其为黑龙江将军。黑龙江将军是清代黑龙江地区的一把手,这个满清“龙兴之地”的最高官员向来都是由清朝宗室或旗人担任,而由汉人出任,程德全是有清一朝唯一一位。

可是,江苏、上海等地的士绅们却看清了形势,力劝程德全起义。程德全经过三思,认为革命形势已经势不可挡,遂决定起义投诚。

凭着实干,程德全从一个科举落榜生当上封疆大吏,敢于和沙俄斗智斗勇的他可不是脑筋陈腐的官僚。所以当革命之火有燎原之势时,程德全就意识到大清朝走到了末路,于是,已调任江苏巡抚的他改变策略,以保护地方经济与人民生活安定为目标,转而与革命党人合作,唯一的条件是:“务必秋毫无犯,勿扰百姓。”程德全剪发辫脱官袍,亲自用竹竿挑去几片瓦以示革命,促成了江苏的独立,成为第一个反清的前清大吏,重要的是没有流一滴血。

1911年9月4日,苏州巡抚衙门前人头攒动,苏州大量市民和士绅聚集在这里,程德全身着革命军服装,亲手拿着大杆子将衙门上的牌匾挑落,然后在衙门前发表了演说,表示江苏支持革命,推翻旧清朝,并与众人一起悬挂起了“民国政府江苏都督府”的大牌子。

金沙4166官网登录 12

革命军也对他非常敬重,继续任命他担任江苏都督,并前往南京一线,犒劳慰问革命联军。这一举动,也让程德全名垂青史。

由一名清朝的封疆大吏,“闹革命”而成为民国的开国元勋,程德全也许算不上“忠君爱国”的典范,但不论与沙俄抗争还是与革命党人合作,为官期间都以生灵为念,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父母官,那个时代的英雄。

民国建立后,程德全因德高望重,被孙中山任命为内务部总长,袁世凯上台后,也对他继续重用,担任江苏都督。

二次革命后,对于政局深感无能为力,程德全便脱离政坛,吃斋诵佛,1926年在常州剃头出家,4年后悄然去世,被安葬在苏州寒山寺内。

后来,程德全在革命党与袁世凯之间尽力平衡协调,但依旧无法调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只好辞去了江苏都督一职,皈依佛门,于1930年去世,享年70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