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is组织近况:伊斯兰国为塔利班撑腰?

2016-06-28 22:32:52 来源:中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阿富汗政府官员9日说,塔利班武装近日内斗显着升级,双方上百名武装人员恐已喋血街头。值得关注的是,内斗一方出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撑腰的身影。

阿南部查布尔省政府发言人古尔·伊斯兰·萨亚尔告诉媒体记者,塔利班几名头面人物上周宣布选举毛拉穆罕默德·拉苏尔为“最高首领”,公开与今年夏天出任塔利班新首领的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决裂。

按他的说法,双方激战三天,至少47人丧生、53人受伤,另有至少18人被敌方俘虏。9日上午,双方短暂停火,以各自清理遗体和转移伤员。

图片 1

查布尔省警察局副局长吴拉姆·吉拉尼·法拉希则告诉记者,7日上午,双方开始在塔利班控制的两个区火并。“大约60名曼苏尔·达杜拉旗下的武装人员和20名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的追随者丧生。”

曼苏尔·达杜拉是拉苏尔的副手

法拉希说,死伤武装人员大多来自拉苏尔一派,“包括一些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武装人员”。

阿富汗塔利班今年8月承认,原首领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早在2013年就已死亡,推选曼苏尔为新首领。但是,据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不少塔利班指挥官,包括奥马尔的儿子和兄弟不服曼苏尔,塔利班内部矛盾尖锐化。

此次塔利班内部发生血腥冲突,标志着该组织内讧首次走向公开化。现阶段,尚不清楚拉苏尔一派背后获得多大支持,但有分析人士认为“伊斯兰国”组织似乎在为其撑腰。

“显然,拉苏尔派没有能力单独迎战曼苏尔派,因而他们需要‘伊斯兰国’,”美联社援引不愿具名的塔利班指挥官的话报道,“我们之前就说过这些,现在,已经被证实了。”

“伊斯兰国”组织的主要据点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近几个月来,该组织控制了阿富汗东部与巴基斯坦接壤的楠格哈尔省部分地区,并向查布尔省缓慢渗透。

阿富汗政府官员9日说,塔利班武装近日内斗显着升级,双方上百名武装人员恐已喋血街头。值得关注的是,内斗一方出现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撑腰的身影。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1月8日报道,阿富汗一名警察局长当天透露,塔利班武装组织内部的对立双方日前发生冲突,造成50名武装分子死亡。

阿富汗是我国重要的邻国,是“一带一路”上的重要国家。随着“后美军撤离”时代来临,阿富汗冲突加剧,境内和国际恐怖组织加紧军事反扑,阿富汗安全局势急剧恶化。这势必会对我国周边安全和“一带一路”倡议的顺利实施造成重大的影响,值得重点关注。

阿南部查布尔省政府发言人古尔·伊斯兰·萨亚尔告诉媒体记者,塔利班几名头面人物上周宣布选举毛拉穆罕默德·拉苏尔为“最高首领”,公开与今年夏天出任塔利班新首领的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决裂。

据报道,由塔利班分裂组织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高级委员会领导人毛拉-穆罕默德拉苏尔领导的武装分子和效忠于原领导人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武装分子当地时间8日在阿富汗查布尔省发生冲突。平民们都被迫离开这这里。查布尔省的大部分地区都位于塔利班的控制之下。我们一直在寻求军方的帮助。当地警察局长努尔扎伊(Mirwais
Noorzai)说。

图片 2

按他的说法,双方激战三天,至少47人丧生、53人受伤,另有至少18人被敌方俘虏。9日上午,双方短暂停火,以各自清理遗体和转移伤员。

查布尔省省长安瓦尔(Anwar
Ishaqzai)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高级委员会已经加入了极端组织IS。拉苏尔旗下的40名塔利班分子和曼苏尔麾下的10名武装分子在交战中身亡。

驻阿美军的撤离使阿富汗出现了安全真空区

图片 3

但是,该分裂组织的发言人否认他们跟IS有联系。我们从未加入IS。他们的意识形态、背景和历史与我们不一样。这些指控都是假的。我们从来没有在抗敌或者重建伊斯兰统治的过程中寻求过IS的支持。该组织还指责冲突是由曼苏尔的追随者引起的。自从我们宣布新的领导人以来,我们就强调,不会互相斗争。这次的冲突是由他们发起的。

阿富汗各恐怖组织的新发展

查布尔省警察局副局长吴拉姆·吉拉尼·法拉希则告诉记者,7日上午,双方开始在塔利班控制的两个区火并。“大约60名曼苏尔·达杜拉旗下的武装人员和20名毛拉阿赫塔尔·曼苏尔的追随者丧生。”

一名追随曼苏尔的塔利班军官表示,他们将继续和那些反对他们最高领袖的人作战。这个分裂组织是由外国人和我们的敌人组成的。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们继续圣战之路。

阿富汗塔利班2001年,由于阿富汗塔利班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并为其提供庇护,美国推翻了塔利班政权。虽然阿富汗塔利班不在美国国务院的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之中,但赫然出现在其财政部和反恐部门的名单上,这样便于美国冻结他们的资产,对相关人员实施制裁。2016年6月2日,奥巴马在美国空军学院2016级毕业典礼上发表演讲,在谈到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的成就时称,已成功击毙塔利班领导人穆罕默德·曼苏尔。自2001年以来,虽然塔利班控制了阿富汗近1/3的领土,但其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组织内部分裂、“圣战”竞争者和反恐压力。

曼苏尔·达杜拉是拉苏尔的副手

据悉,自塔利班武装任命曼苏尔为领导人之后,该组织就分裂成为两个组织。塔利班高级委员会近日表示,他们不清楚分裂出去的组织选出了自己的领导人拉苏尔。

2015年,曼苏尔出任领导人后,引发了塔利班内部的权力之争,塔利班出现了第一次分裂,最具代表性的是分裂派的领导拉苏尔,叛逃至“伊斯兰国”的指挥官,曼苏尔的两名副手——哈卡尼网络的领导人贾拉勒丁·哈卡尼和塔利班创始人奥马尔的儿子毛拉·穆罕默德·雅各布。曼苏尔死后,他在遗嘱中任命阿洪扎达为其继承者,后者具有宗教上的权威。但拉苏尔领导的分支认为这是不民主的选拔结果,拒绝承认新领导人。拉苏尔的分支主要分布在阿富汗西部邻近伊朗的边界赫拉特省和尼姆鲁兹省地区,同时还在南部赫尔曼德省与曼苏尔的支持者激烈交战,如今的对手则是阿洪扎达所领导的塔利班。而另一方面,哈卡尼和雅各布也打算另起炉灶。阿洪扎达的任命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个意外,他直接跳过了第一和第二候选人,但无论是哈卡尼还是雅各布当选,也同样会激起个人仇恨,使冲突加剧。由此看来,塔利班并没有像其宣称的“新领导人有助于推动塔利班的团结”,而很可能是使分裂进一步加深。

法拉希说,死伤武装人员大多来自拉苏尔一派,“包括一些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武装人员”。

图片 4

阿富汗塔利班今年8月承认,原首领毛拉·穆罕默德·奥马尔早在2013年就已死亡,推选曼苏尔为新首领。但是,据新华国际客户端了解,不少塔利班指挥官,包括奥马尔的儿子和兄弟不服曼苏尔,塔利班内部矛盾尖锐化。

2016年5月21日,塔利班领导人曼苏尔死于美军的空袭

此次塔利班内部发生血腥冲突,标志着该组织内讧首次走向公开化。现阶段,尚不清楚拉苏尔一派背后获得多大支持,但有分析人士认为“伊斯兰国”组织似乎在为其撑腰。

如今,塔利班在国内的最大竞争者是“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分支“呼罗珊行省”,两个“圣战”组织在赫尔曼德省、楠格哈尔省以及法拉省发生冲突,虽然“伊斯兰国”还不能对塔利班的存在构成威胁,但在很大程度上转移了塔利班的注意力,迫使塔利班在对政府军进攻的同时,还要时刻防范“呼罗珊行省”。塔利班还额外派遣了1000名经验丰富的士兵到楠格哈尔省遏制“呼罗珊行省”。

“显然,拉苏尔派没有能力单独迎战曼苏尔派,因而他们需要‘伊斯兰国’,”美联社援引不愿具名的塔利班指挥官的话报道,“我们之前就说过这些,现在,已经被证实了。”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在曼苏尔被美军定点清除后,阿洪扎达承诺将对外国部队和阿富汗政府猎杀曼苏尔的行动展开报复。阿富汗总统加尼也对塔利班变得态度强硬。随着国内反恐压力的上升,当下塔利班内部的团结稳固,显得格外重要。塔利班新领导层的稳固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第一,在国内军事上取得重大胜利以鼓舞人心,树立威信;第二,与分裂派达成和解;第三,妥善处理与巴基斯坦、印度和伊朗的关系。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伊斯兰国”组织的主要据点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近几个月来,该组织控制了阿富汗东部与巴基斯坦接壤的楠格哈尔省部分地区,并向查布尔省缓慢渗透。

“基地”组织近期,“基地”组织头目扎瓦赫里向塔利班新首领阿洪扎达宣誓效忠。这不仅表明了“基地”组织的立场,而且相当于为后者制造声势。相比塔利班与“伊斯兰国”,“基地”组织行事低调,却在背地里积极扩张,不断吸收小规模组织,并已建立印度次大陆分支。“基地”组织与塔利班长期的密切关系为其提供了安全庇护,同时“基地”组织也给予塔利班作战训练和行动上的支持。另外,与“基地”组织组成同盟的“圣战”者运动和虔诚军则在阿富汗东部的库纳尔和努里斯坦省建立训练营;在巴格兰地区建立营地的影子军队是“基地”组织的非法军事组织,与塔利班和其他“圣战”组织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作战。2015年初,与“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东突组织也在阿富汗建立了训练营。目前,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近期的评估中,“基地”组织至少在阿富汗20个省份活跃,主要集中在东部边境省,如帕克蒂亚、帕克蒂卡、霍斯特、努里斯坦、库纳尔等。2016年6月,根据巴基斯坦反恐情报,“基地”组织正在向巴基斯坦南部渗透,并扩大招募,有可能预谋发动大规模的恐怖袭击。

“伊斯兰国”自2014年下半年起,“伊斯兰国”的分支“呼罗珊行省”开始在阿富汗活跃。最初,美军估计其人数为1000~3000人,但根据美军2016年5月的情报,该组织可能只达到这个规模的低端水平。近期,“呼罗珊行省”试图在东北部和坎大哈省东部地区扩大势力范围,但迫于美军的空袭和塔利班的激烈对抗,目前仍处于守势。

2016年1~2月,塔利班迫使“呼罗珊行省”放弃了楠格哈尔省的两个地区。4月14日,美国陆军准将克里弗兰将军称,由于受到美军空袭的打击,“呼罗珊行省”的活动范围由3个月前的8个省减少至6个省。虽然“呼罗珊行省”损失了查布尔和楠格哈尔省的大片地区,但其仍在阿富汗其他地区活跃,并证明了其有能力在都市地区发动恐怖袭击,如楠格哈尔省首府贾拉拉巴德。塔利班仍是“呼罗珊行省”在当地发展的最大障碍,除非“呼罗珊行省”有能力在楠格哈尔省或其他地区压制塔利班。

在资金方面,有迹象表明“伊斯兰国”的资金正流入阿富汗,支援“呼罗珊行省”扩大影响力,这说明“伊斯兰国”的因素是不能被忽视的。不仅如此,“伊斯兰国”在“呼罗珊行省”内也具备自我融资能力,例如,其根据地楠格哈尔省有大片罂粟产地,“呼罗珊行省”在毒品交易中获得了可观的收入。同时,“呼罗珊行省”在楠格哈尔省的阿钦等地区砍伐树木,沿着“杜兰德线”走私木材,甚至还进口砍树机器。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的森林覆盖面积仅有2%,这一数字从1990年保持到2015年。虽然这一数字代表这项收入不具有可持续性,但光靠鸦片走私已经足以维持“呼罗珊行省”在阿富汗地区的扩张活动。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其他恐怖组织除了上述的恐怖组织外,阿富汗冲突涉及10个以上当地或国际的武装组织,包括哈卡尼网络、阿富汗伊斯兰党、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伊斯兰“圣战”联盟、虔诚军、强戈维军等。他们多数盘踞在偏僻的山区,尤其是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接壤的边境地区。其中,哈卡尼网络是目前有能力威胁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少数武装组织之一,并且被许多西方人士认为与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引起了阿富汗对巴基斯坦的不满,称哈卡尼网络实际上是巴基斯坦发动战争的代理人。阿富汗政府敦促巴基斯坦当局采取行动,但巴基斯坦政府反对武力解决,称武力解决的政策在过去14年来并未取得任何成果。哈卡尼网络虽作为塔利班的分支,但其享有较大的自治权。2016年4月,哈卡尼网络精心策划了喀布尔的自杀式爆炸袭击,造成多人伤亡。

2015年8月,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分裂为两个派别,其中一派选择继续追随塔利班,而由加齐领导的另一分支则宣布效忠“伊斯兰国”,与塔利班叛逃分支在查布尔省共同对抗塔利班,但仅仅3个月后就被塔利班打败。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领导人加齐、叛逃分支领导人阿卜杜拉以及45个亲信被塔利班处死。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2016年5月14日,阿富汗伊斯兰党已经与阿富汗政府达成和平协议草案。

图片 5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恐怖组织之间的冲突

恐怖组织在阿富汗Stan的近年进步。各恐怖组织之间的竞争主要是在人员的招募、地盘和经济资源的争夺上。在阿富汗南部的赫尔曼德省就频频出现“呼罗珊行省”与塔利班为了争夺毒品地盘而发生交战的情况。此外,“呼罗珊行省”与“基地”组织也在抢夺当地“兵源”上展开激烈竞争。

阿富汗政府无法在没有美国的支持下控制多少领土,而美国的支持也是有限期的。所以塔利班采取的战术行动就是一直保持适度战斗,耐心等待美国撤军、加尼政府崩溃。但现在,塔利班面临着等待国家政权衰落的潜在成本问题。渐进主义容易导致塔利班的混乱、权力真空和内部争斗。换句话说,加尼政府衰落得越久,“呼罗珊行省”越有破坏塔利班的机会。塔利班不希望在未来出现同美国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和“伊斯兰国”分支双线作战的情况。

不同的研究人员共同指出,混合了扩张地缘政治利益的企图和对本国造成安全威胁的担忧,使得阿富汗的许多邻国都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冲突,与阿富汗境内活动的反政府组织有着复杂的支持或敌对关系,使得冲突更为复杂。巴基斯坦在过去被阿富汗和美国政府指责向塔利班提供庇护,并且在2015年的阿富汗和谈进程中未能实现其敦促塔利班加入谈判的承诺。巴基斯坦恐怖组织穆罕默德军的领导人称,近期印度为逮捕他向塔利班支付了大笔资金。为了抵御“伊斯兰国”和美国的威胁,伊朗将与塔利班和其他军阀在阿富汗-伊朗边境建立“缓冲地带”。伊朗还将为其边境的塔利班提供资金和小型武器,如机枪、弹药和火箭筒。曼苏尔在伊朗停留的两个月期间,与伊朗高级官员和不同机构进行了谈判,包括防止塔利班成员背叛而加入“伊斯兰国”以及对塔利班施加保护,曼苏尔同意阻止“伊斯兰国”的扩张,尤其是在阿富汗北部边境地区。此外,根据阿富汗安全官员的情报,伊朗还在其境内为塔利班提供训练,至少存在4个塔利班训练营,分别在德黑兰、马什哈德、扎黑丹和克尔曼。沙特阿拉伯也为阿富汗境内的逊尼派恐怖组织和“伊斯兰国”提供支持。为了对抗共同的敌人“伊斯兰国”,也促成了俄罗斯与塔利班共享情报。

图片 6

阿富汗警察用棍棒捣毁一块罂粟田,尽管做出了这样的努力,阿富汗仍然是全世界最大的鸦片供应国

未来发展趋势

随着“伊斯兰国”总部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节节败退,其迫切需要寻找一个有自我融资能力且与总部利益一致的分支作为安全庇护所,以使其能够存活并在别处谋求发展,不排除“呼罗珊行省”在一定程度上会充当这一角色,这有可能使其获得新的资源,进行新一轮的扩张。

近几个月以来,塔利班占领了大量农村地区的领土,正向大城市发起进攻,并且侵蚀了阿富汗原本安全的省份。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评估,塔利班将在2015~2018年加快其行动脚步,将对阿富汗的稳定造成更大的威胁。不管塔利班内部是否达成和解,新领导人也不大可能会在美军的武力压迫下轻易走向和谈。

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称,美国对曼苏尔的空袭严重破坏了和平进程的前景。他还指出,阿富汗战争是“外交问题”,应呼吁俄罗斯、伊朗和印度也一同加入到和平进程中。正如其所说,阿富汗战争由于所涉及的利益关系复杂,和平谈判的主动权并不掌握在由美军和联军支持的阿富汗政府一方。阿富汗国内的冲突不仅体现了国内的长期矛盾,也是相关利益国家博弈的结果。阿富汗未来的安全局势将更加复杂化,战火可能将进一步升级。而阿富汗局势的恶化将更加利于恐怖组织的发展和迁移,并波及到巴基斯坦的安全局势,对我国新疆地区的安全稳定,甚至对“中巴经济走廊”都将产生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